他们悲欢离合的命运,唤起了一代中国人共同的历史记忆和生活记忆,他们人性的疼痛和生命的苦难获得了千万读者的精神共鸣

著名作家余华1月10日现身中国作家出版社在京举办的新书推介会,并凭借《活着》的“长红”销量获颁出版社颁发的“超级畅销纪念奖”作家出版社社长吴义勤表示,“《活着》是余华先生的代表作,是他最受世界范围内读者喜爱的作品

余华高凯摄

通发娱乐北京1月10日电(记者高凯)著名作家余华1月10日现身中国作家出版社在京举办的新书推介会,并凭借《活着》的“长红”销量获颁出版社颁发的“超级畅销纪念奖”

作家出版社社长吴义勤表示,“《活着》是余华先生的代表作,是他最受世界范围内读者喜爱的作品感谢余华先生对作家出版社的信任,自2008年5月起,他将他的包括《活着》在内的13种作品授权作家出版社出版到目前为止,销售总量已达866.8万册,其中《活着》的销售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86.9万册,创造了当代纯文学作品销售的奇迹”

左起:吴义勤、余华、黄宾堂高凯摄

作为知名的文学评论家,吴义勤评价称,余华是新时期先锋文学的开创者之一,他的《十八岁出门远行》《现实一种》《难逃劫数》《河边的错误》等小说以对人性尖锐而冷酷的审视引人注目,在文学观念、审美姿态、叙述方式上对传统文学形态构成了巨大的冲击与挑战但自其第一部长篇小说《在细雨中呼喊》开始,余华的创作风格发生了鲜明而深刻的转型,先锋的气质与人性的温暖、温情的叙事和人道的情怀相融合,先锋小说与现实生活和普通读者的距离被拉进,余华的小说开始成为最受欢迎的纯文学作品

他指出,“到《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余华可以说达到了他文学生涯的高峰福贵和许三观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不可多得的闪耀着文学光芒和人性光芒的典型形象”

对于余华其后争议较大的作品《兄弟》和《第七天》,吴义勤称,“虽然有不同的评价,但余华在面对当下现实和特殊历史经验时独一无二的切入方式和强悍的叙事手法仍然使这两部小说获得了不同凡响的艺术力量和感染力量”

吴义勤特别强调,“余华或许是中国当代作家中最早真正在文学本体的意义上‘走出去’的作家,与当下一般意义上的赶潮式的‘走出去’不同,他的作品真正翻越万水千山走进了众多外国读者的心中,走进了西方文学的殿堂和课堂,走进了世界文学史和文学研究中心某种意义上,他纠正了西方世界面对中国文学作品时通常只热衷‘读中国’而不愿‘读文学’的偏颇”

余华当日出席颁奖仪式表示,“我的这份荣誉是读者给的,非常感谢”但这位中国当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要作家在展望新年计划时也直言,目前尚没有新作品的创作计划,“我感觉创作需要完全静下心,需要充沛的精力,我目前的情况并不具备”

当日作家出版社还公布了其将于2018年推出的几部重点作品,其中包括著名作家贾平凹的新作《山本》,余秋雨的《余秋雨文学十卷》,2015年中国好书《装台》作者陈彦的新作《主角》,由著名评论家谢有顺主编,入选近百位当代前沿作家代表作品,集文学与艺术于一体的《精典名家小说文库》和营造讲真话、讲道理的文学批评氛围的《剜烂苹果·锐批评文丛》等

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在接受本网记者采访时表示,新的时期中,作家出版社将更加着力于推出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尤其是反映当代中国的作品,像我们此前推出的《金谷银山》,反响非常好,它讲的就是真正的新时代的中国,并且并非图解式的讲述,而是真正进入这个时代的呈现”

他认为,对于当代中国真正深入的了解可以为创作者打开一个非常宽广的创作空间,“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作家的作品事实上只是写自己,并没有真的跳出自己的生活圈子,切身的去了解生活本身我们希望未来能发掘更多、更好的,反映当代中国生活的现实主义作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