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刑事诉讼法修正案由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标志着我国《刑事诉讼法》继2012年后再次迎来较大修改变动。  从宏观上看,此次刑诉法修改内容涉及“任务和基本原则”“管辖”“辩护与代理”“强制措施”“侦查”等多个章节;从微观上看,此次修改不仅完善了刑诉法与监察法的衔接,确立了刑事缺席审判制度,收缩了一些犯罪分子逃罪的空间。  尤其是将经过多年试点试行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和“刑事速裁程序”正式纳入条文,为新时期的犯罪治理提供了新的动能。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源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处理”的制度安排,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出台的《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也对这一顶层设计进行了积极回应。  “认罪认罚从宽”充分体现了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不同危害性的犯罪施行分类处理,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罚当其罪。而且,这一项制度与我国近年来社会发展的现实状况相适应,是社会发展对法律制度变革的必然要求。  从程序法与实体法关系来看,随着刑法修正案开始确立轻罪的罪名体系,我国刑事司法领域更加凸显“轻轻重重”的犯罪治理策略,“认罪认罚从宽”正契合了这种犯罪治理趋势,有效避免了我国传统刑法给人过于单一的重刑化思维,有利于彰显我国整体刑事法体系的公平正义。  事实上,“认罪认罚从宽”的制度安排也顺应了司法机关内部改革的需要,将专业素质强、职业素养高的司法力量集中于解决重大复杂疑难案件,实现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  “刑事速裁程序”则是与“认罪认罚从宽”相匹配的制度安排。从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统计来看,经过2014年以来的试点工作,通过适用刑事速裁程序,检察机关的审查起诉周期大为缩短;法院速裁案件的结案率也大为提升,当庭宣判率更是达到95%以上。这些对于保障当事人权利,维护社会公平正义都具有积极意义。  如今,修改后的刑诉法规定,对于“可能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案件,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认罪认罚并同意适用速裁程序”的,都可以适用速裁程序,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判。可以预见,那些较轻的刑事案件,通过速裁程序解决,必将突破一些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关得久就判得久”的困局,从而缓解司法机关的办案压力,维护被告人的诉讼权益。  法律制度的生命也在于执行。从试点的经验来看,刑事速裁程序的适用率仍然偏低。立法之后的工作重心就是要破除僵化的传统观念,将立法规定全面付诸实施,充分发挥这一制度设计的优势,努力实现司法的普遍规律与中国特色的国情相互协调统一。  不过,由于被告人认罪认罚且同意适用速裁程序是该程序启动的前提和基础,司法实践中,不能为了盲目追求诉讼效率而忽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真实的意思表达,应及早构建起与刑事速裁程序相适应的侦、诉、审等联动机制,细化刑事速裁的启动与回转程序,真正处理好刑事司法程序中公平和效率的关系。